南京人将河蚌称为“歪歪”“歪歪蜜”又是啥

发布时间:2019-09-08编辑:admin浏览:

  见字生意,不正为“歪”,汉语词典中对它的注释较为简单:不正;斜;偏(跟“正”相对)。还有不正当的、不正派的意思。其实,在南京方言中“歪”是个多音字,发音颇复杂,说来很是有趣味。

  日前,“老南京”版隆重推出了一篇文章,详细介绍南京人将河蚌称为“歪歪”的渊源,旁征博引娓娓道出了诸多理由,颇让人信服,读来引人入胜。

  原来是其中忽略了读者很想要了解的其南京方言的准确发音。于是,笔者自告奋勇来个狗尾续貂,就此作些赘述。

  见字生意,不正为“歪”,汉语词典中对它的注释较为简单:不正;斜;偏(跟“正”相对)。还有不正当的、不正派的意思。其实,在南京方言中“歪”是个多音字,发音颇复杂,说来很是有趣味。

  普通话“歪”音发第一声,南京话则可以发第四声,比如“歪七扭八、歪门邪道、上梁不正下梁歪”等等;南京话形容侧身卧和睡,“歪”则发wai(三声)。

  至今,城南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们,他们的口语当中,还时不时就会冒出来。比如:吃过午饭以后,张思儿(sir)遇到了李思儿(sir),相互亲热打着招呼:“你每天阿歪一会(儿)啊?”“是的哎,就冲(音:chong,四声,意为打盹)它一会(儿)。”

  据家里老人们说,明清时期南京丝织业很发达,然而,从事这个行当的工人却很艰辛,每天起早贪黑地进行繁重的手工劳作,连吃饭时都不离开织机,常常是丢下饭碗儿就势侧卧在机子旁边,瞅空打个盹,接着又得赶紧干活了。不是有句经典歇后语吗,“瘫子掉下井捞上来还是坐(做)”。

  南京土话,歪一会(儿),怕就是由那些劳苦的机工们歪着身子,蜷缩在那块歇息片刻的形态,形象生动地引申而来的。

 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两个歪字重叠,撞到一块堆儿时,南京方言又组成了新的发音,变身为儿化音,音作:歪儿歪儿(wer wer)了。“歪歪”和后面接着叙述的歪歪蜜(wer wer mi)就属这一类。

  蚌的种类有很多,它是一种软体动物,有两个椭圆形壳,可以开闭。壳表面有环状纹,里面有珍珠层。生活在淡水中,蚌有的种类产珍珠,河蚌只是其中之一。蛤蜊也是这类软体动物,壳卵圆形,淡褐色,边缘紫色,与河蚌不同,它是生活在浅海底的。南京人则不分“青红皂白”,悉数将它们统统称为歪歪。

  记得当年春暖花开时日,河蚌大量上市,连壳称只毛把钱一斤,公道得一踏,小贩现场熟练地用小刀将其剖开,把里面细嫩的蚌肉轻松挖出,交给顾客,并就手将蚌壳回收,很是宜当。偶有刁蛮贩子趁人不备,偷偷往角落倾倒,这时就有市民出面谴责,嚷嚷道:“是哪个将歪歪壳倒这个落地啦,真是脏死八塘的!”

  这些动物躯壳造型雅致,其内部结构更是巧夺天工,值得仿生学家认真研究。蛤蜊的外壳尤其精美,两瓣的啮合更精妙绝伦,是种上乘包装品,当年,精明商家将空壳巧利用,装填入凡士林一类软膏,制成一种大家日常不可或缺的护肤用品蛤蜊油推向市场,南京人谓之“歪歪蜜”。

  冬季寒冷干燥的日子,人们的保暖穿戴均十分落伍,每每冻手冻脚,皮肤吹皴的现象司空见惯,没别的法子,抹上点蛤蜊油,权当护肤美容,效果极佳。

  那昝,几乎街头所有杂、挂牌开奖记录百货店都出售蛤蜊油,夫子庙仁元里是它的大本营。它价格便宜,实用耐用,深受广大市民青睐。视盒子大小分级,一般是乒乓球大小,在我的印象中,小盒蛤蜊油只卖5分钱。

  在那生活贫乏的年月,弃置的空歪歪蜜盒子还被娃儿家利用做成玩具呢。我清楚记得,先将两瓣合拢,将其头部朝下,于司门汀(水泥地)或砂石墙上反复磨砺,分别磨出一个小圆孔,即大功告成,制成一个让人爱不释手的乐器,可吹奏出悠扬的乐曲来。

导航栏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iwtinc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